第三十三章 路见不平,逞能相助



  沈临烟一路没有停歇,就这样迈着大步子前往军营,自己的疑问急需解答。

  在到了军营后,沈临烟本想直接往兵器库那里去,谁料在途中却听见了一阵的痛喊声。

  “别打了,我错了,别打了,我不敢了……”听着声音像是士兵被打的声音。

  禁不住心里的好奇,沈临烟循着声源走去,走了没一会儿,就看见了声音的出处。

  一个看似年轻的小兵趴在地上,背上满是伤痕,沈临烟看得出来那是被鞭子硬生生抽出来的。

  而往小兵身上不断地用鞭子抽着的则是一位年长些的将士,他嘴里骂着手里的动作丝毫不停歇。

  “你个小崽子,还敢忤逆我?胆儿肥了啊?”

  小兵在拼命地求饶,显然已经被毒打多时了。

  沈临烟心里莫名地火气就上来了,这是在军营,最是重规则和纪律。

  就算手下有错,也不应该进行身体的惩罚毒打,这样的做法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不对的。

  小兵身上满是伤痕,皮肉绽开,鲜血已经被染红了整个后背,看起来就像是个被染红了的人在地上爬行。

  周围的士兵有想上前帮助的,但被一旁的同伴拉回来了,生怕前去帮助的会被将领牵连。

  看士兵们不敢上前帮助的样子,沈临烟大概猜到了这位将领的性子是嚣张惯了,经常欺压手下。

  将领还在继续抽打着小兵,沈临烟隐忍不了了,冲上前去,一把抓住了将领即将再次扬下的鞭子。

  “你还要打下去?没看见他已经半死不活了吗?”沈临烟冲着将领吼道。

  将领手里的动作被拦截,回过头来看向沈临烟,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,根本没放在眼里。

  甩开沈临烟原本抓住的鞭子:“你是哪个?敢多管闲事?”

  “赶紧给老子滚开,不然我连你一起打!”

  将领语气很是凶恶,沈临烟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。

  沈临烟只觉得这个将领简直把自己的三观都刷新了,如此光明正大体罚手下,如此无法无天了?

  眼看着将领的鞭子要再次往小兵身上落下,沈临烟使劲推了一把将领,将领被推得往一边倒去。

  “好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我放过你你还敢往前凑,想死呢吧?”将领站稳后凶神恶煞。

  看着体型比自己大这么多的将领,沈临烟心里有些慌,这该不会是要动用武力吧?

  自己这个小身板,怎么打得过他?

  可害怕归害怕,沈临烟的脸上还是保持着硬气的表情,似乎丝毫不畏惧。

  “今天我就要让你看看多管闲事是什么样的下场?”

  将领被惹怒了,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朝着沈临烟门面上来,鞭子在空气中发出了“咻咻咻”的声音。

  面对这一情况,沈临烟呆在了原地,脚一时没能往旁边闪。

  这一鞭子下来,自己可得住在床上好几天了吧?

  沈临烟认命地闭上了眼睛,等候着凌冽的鞭子打在自己身上,尽管会受伤,但她不后悔。

  可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感觉到,反而还听到了来自将领的求饶声。

  沈临烟睁开眼睛,看见燕承瑾站在自己面前,手里正拿着那条鞭子,将领却在地上翻滚着。

  “王爷饶命,王爷饶命,属下不敢了。”

  原来是燕承瑾收到了沈临烟来了军营的消息,正要来找她。

  恰巧看见了沈临烟硬撑着要为小兵出气将领要打她的场面,在攸关之事,燕承瑾出手了。

  看着将领被掀翻在地,沈临烟上前愤愤说:“你还要对我动手,敢情这军营都是你的天下了?”

  似乎燕承瑾站在身边,沈临烟更加有底气了,最起码自己可以不受到伤害。

  “怎么回事?为何出手打人?”燕承瑾沉着声音问道。

  将领的解释是:“王爷,属下只是在惩罚逃兵。”

  在南楚的军营中,作为逃兵是会被执行鞭形或者死刑的。

  可看着将领眼珠子溜溜地转,沈临烟就知道这将领是在说谎。

  “不可能,你说谎!”

  这时候,在旁观看的那些士兵也挺着胆子站出来说:“他天天都以这样的借口来惩罚我们。”

  “我们没有想谈,只是有时候被他打得狠了,就萌生了想逃的想法。”

  敢情这些士兵是被这将领打得想要逃?沈临烟感觉自己已经被气得头顶冒烟了。

  “他们胡说,他们胡说……”将领在为自己辩解。

  燕承瑾自然是看得出这将领的一派胡言,传令下去。

  “来人,给我将他拖去军服,乱棍打死,扔去乱葬岗。”

  看到燕承瑾做出了这样的惩罚,沈临烟也安心了下来。

  幸亏燕承瑾不糊涂,国家中领兵打仗的是将军,可兵士才是最主要的攻击主力。

  将兵军心不一,结果可想而知!

  “好了,你就不要在这里逗留了,我送你去你哥哥那里。”燕承瑾不太赞成沈临烟抛头露面。

  将沈临烟安全送到沈如钧的营帐中,并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沈如钧。

  沈如钧听后立马上前来看沈临烟的情况:“有没有受伤?怎么你还冲上前去?你自己几斤几两你不知道?”

  沈临烟吐了吐舌头:“好啦,哥哥,都没事了。”

  沈如钧朝着燕承瑾一番感谢,若不是他,今日沈临烟可就要受些皮肉之苦了。

  燕承瑾示意无碍:“多管闲事就会有这些危险,谁让她爱逞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?”

  他不敢想象,若是自己今日没有出现在那里,那么沈临烟会不会被打得遍体鳞伤?

  那种场面,他不敢想象,果然军营这种地方沈临烟就不该来。

  燕承瑾的毒舌,沈临烟这次不打算反驳,就当做是这次他救了她的回报吧!

  这时候,有士兵进来禀报。

  “报告,我们在军营里抓到了奸细。”

  “他在军营里鬼鬼祟祟,我们看着情况不对,就设计把他抓住了。”

  “现在还请将军过去探查。”

  听到这一消息,沈如钧和燕承瑾的眉头皱了皱,军营里有奸细可是军中大忌啊。

  “走,去看看。”燕承瑾说。

  沈临烟也控制不住心里的好奇,跟随着沈如钧和燕承瑾一同前去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